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澄海精彩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4904|回复: 17

漫步时光(甘南、川西、川北、青海 )

  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1-10 16:4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寒月漓沙 于 2012-1-10 16:49 编辑

安静地行走,与心一起,悲伤沉淀下来。下一个路口,向右走。遇见灰。那年。住在夏天。岁月静好!旅途静好!一切静好!灰,静好!

安静地行走,与心一起,悲伤沉淀下来。
下一个路口,向右走。
遇见灰。
那年。
住在夏天。
岁月静好!
旅途静好!
一切静好!
灰,静好!

1.jpg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摄于:腾格尔沙漠    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----------回忆一场绚彩如潮的盛艳,记录一际平淡如水的旅程


回至此,灰不得不承认,一直的失落,让灰有些怅惋,有些难以情禁的自心底的凉。

篇题,和那时的灰有关,与心情有关,与安静有关。除此之外,和其它的一切似乎都是无关。
有些让人感觉,虚怀了,是一种良久良久无法醒来的......

灰想,那些像风一样自由的感受,似乎,已经不在了。作业一直无法提笔,实是因为思维已尽涸燥、萎枯。相片也是闲来捏起,东一张,西一面的,随心所欲。
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写法有些沉闷。无米之炊终有些难以说辞。

然,依旧所幸,字,总还是在写,片,总还是在出。
没有别人,除了灰自己。

这段旅途,没有准备,一直很平静。灰似乎早已惯了邂逅一场随遇而安的旅程。
旅途有些绵长,天地间光本是佳美的,眼见日光也是可悦的。一切似乎大美如此,7月的窗外,明晃晃的阳光灵空翩翩起舞,清凉的风****的灌进车里,很多时候,闭上双眼,灰的脑子里像一个沙漏,尺尺粒泣的垂直倾泄,零乱一地。
时间,沙漏里有装满流不完的时间
倒过来,正过去
正过去,倒过来
它的正面,它的背面
忘了它的背面
忘了它的正面

有些的人,我们在各自的旅途中会相互记起对方,忆起对方,如傻柒,傻莎,叔,还有……有想念在路上,那是幸福的味道。
还有海,那个临行前,远远分享、远远精彩的海。
灰喜欢她的字,凄凉的,让人有些无法呼吸。

岁月它以时间惯有的速度,肆无顾忌的冷暖自知无情改变着我们。
周而复始。乐此不疲。欲罢不能。
可灰,还是会很渴望像风一样的自由,然,感觉总归是一种幻想,理想往往很丰满,现实却依旧骨感。如风一般,结网捕风,终究空一场。
逝而难寻,追忆,追忆,人一旦开始回忆了,那是因为正在老去褪祛了;
灰开始回忆那些远行路途中的琐碎人事,可以纪念,却留不住时间,握的越紧,终流成光年。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0 16:43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寒月漓沙 于 2012-1-10 16:49 编辑

世界很大,只是我一直忘了自己到底想怎样?一个影子两种落日三处日出四下流离

或许,如风一样的自由的感觉。时至今日。只是心底仍然会有些难舍的渴望。
走遍地球上美丽的角落之后,就这样白发苍苍地老去吧。(引用SUG)
在下一路口遇到我,灰会满心欢喜的告诉你,遇见我。
住在春天。

文字向来只对自己产生。在落笔的那一刻,讲述的是当时行者的心思,等到字一旦成篇而出并且众人阅之时,它就与自己似乎了断关系了。仿若只是另一种存在,其中的有些事务必会被别人猜度,评断,议论或者误读。意义在完成的那一刻。已成了当时的终局。

自此一刻,让灰开始学会做一个如活如生的记录者。


我亲爱的同伴们,这,只不过是人生中无数次的旅途其一,幸与不幸的是,我们一起在行走。
如若不开心,忘了吧。如若开心,也忘了吧。
悲也好,喜也好,终归是一场美丽的误会。
让我们用瞬间剪影的精彩来悼念这一场美丽的相识、相遇和同行。



非常的BS,灰实质就是一个伪摄影者,全程所有的图片出自手持,脚架静休了24天;

灰很感谢在唐克黄河第一弯,缘遇三位中国摄影协会的前辈,对灰的指导和批评。自此,灰似乎明白些什么。无以言喻。对于如何摄影,沉思,检讨,那后,似乎也开始懂得了一些东西。灰毕竟是不太赞成纯粹的器材发烧友。
我非敏儿,也能不耻下问。
玉树到玛多的路上偶遇的小MM
2010.07
途中的一个小面馆。
当我于饥渴中闯进去那会,缘遇了你,一个眼神忧郁,让人心怜忍不住想俯身拥抱的高原小姑娘。
我想我会永远记住。
以至于在离开小面馆的时候,才发现,自己滴食未进。
转身,一瞬间,我决定记住她。
永不忘记。
她的纯净。
她的忧怨。
我会选择一段良久的深思
似乎,只要一回首,依稀仍可以看见曾经自己幼稚的脸和孩童时的笑容。
上扬的嘴角和灿烂的眼神。
曾是那么的衣食无忧,多姿多彩。
童年,如此的幸福
生活,原来如此美好
2.jpg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0 16:4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寒月漓沙 于 2012-1-10 16:49 编辑

刚察县
2010年7月19日。
只不过,是青海环湖中的一个小县城。
疏远,并且,遥远而寂廖。
除了,阳光,HOT而执着。
隐约,忆起小吃店四川小伙子自制的卤肉。
肥而不腻。
或许,与当时的味觉有关,与前晚,司机欲捉“水鱼”,失败,抑郁,沉闷;斋食而终有关;
除此之外,并无太深太长的记忆。
如果非得提起,印像至深的还有,我们闷闷不乐的女司机。和她足够杀伤气氛的眼神。
匆匆离去......
3.jpg

色须寺
4.jpg

青海湖
2010.07.18
我在青海湖的这一晚,狠狠的向往过河内。
那个黑衣服女人的国度。
坚韧而高亢。

我在青海湖的那一晚,淼给我来电,说很想我。
她在拉萨。
遥远而熟悉。
5.jpg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0 16:5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寒月漓沙 于 2012-1-10 16:52 编辑

祁连
2010.07.19
遇见你,在我毫无防备的意想之外。
初初以为只是途中的一个驿站。
随意的停留。
或是匆匆过路。
一度,惊艳入县城三公里外的那几亩石山下的油菜田。(如下图)
二度,惊叹于县城五腹俱全的丰满和盈盛。
三度,惊喜于卓尔山后落日余辉里动人的曲线,妖娆撩人。
让人觉得,这样的欢烈。
仿佛是场电影。
又如一场烟火。
只是,抹杀不去。
似乎,只要一回首,
轨迹仿若是中国画勾勒的一笔淡墨。
一条淡淡的轮廓。
久久的......
望着脚下真实而清晰的脚印。
深深地凝望。
我想,仍会回来。
这一场意外的美丽。
6.jpg
马尼干戈--新路海
传说中的新路海。
也许很神奇,只是,她的美丽不曾与我分享。
是自己过于的随心
美丽从来属于认真的人。
而灰,在那一刻,不属于。
翻过海拔5500M的雀儿山
心跳到脖上了,惊险神未回。
我在下午三点走近你。
太阳炽热的把世界烤成了一个大火炉。
大伙躲进县城。

次日,清晨6点,驱车再次前往。
天,阴凉凉。
9点,离开。
灰一直坚信,光是可遇不可求,天气是可遇不可求。心情是可遇不可求。

你会看到,清晨的新海路。(如下图)
就是如此的神秘而忧伤。
这一片深遂的幽蓝啊,如此沉重而浓密。
吹而不散,拔而不灭。
7.jpg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0 17:0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诺尔盖草原
2010.07.04
离开郎木寺。
一直在下雨。
或许在雨天,硕大的草原,疏离而压抑。
黯然失色。
同伴在描述,绘声绘色:
雨后的草原,层层厚云积压,成群的牛羊群,空旷之下,勤劳的高原妇女半跪在草地上,微笑着,动作娴熟的挤牛奶,几束耶稣光穿破厚厚的云层,直射7月的草原.......
一切都只是想像,只是如此,美妙美仑。
高原的天,如小孩的脸,说变即变。
雨开始停的那会,诺尔盖已被我们抛在身后了。
所以,至此,对于诺尔盖,记忆已是有些模糊不清了。
8.jpg
德格
9.jpg
阿坝
10.jpg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0 17:06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年保玉则      后期:树
2010.07.07
我在傍晚的5时走近你。
温情而娴静。
我在上午时分在你的心脏里沉溺。
炽热而。
我在下午3时离开你。
转身,人离开。
心却未动。

无法否认,你的美丽,如传说中一样神奇。
而灰,只能擦肩而过,不动声色的深弊一眼,在暴风雨将要来临的时候。
青春无限好,一切无限好,也只不过,瞬间繁华。
我也觉得有些失望
我也觉得希望
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会不一样
晴天阴天下雨天也会不一样
和你说再见
或许,我还会回来。
11.jpg
郎木寺
2010.07.01
作为此行的第一个驿站
不知我该用怎样的印迹来回忆你?
我的郎木寺。
几乎迷陷在你浓烈的藏香烟雾里,几度失神。
手中的相机迟迟无法开启,这种感觉,灰的那样的抵触和驱逐。
却又无可奈何。
你有着丰盛寂静却无限落寞的爱。
圣情溢满,却不敢太靠近。

孤身一人走到后山,盘腿而坐,良久,远观你的盛大。红墙碧瓦下的辉煌。
蓝天为幕,经幡为衬,雾与山缠绵着。
骑着马,挥洒着鞭,赶着羊群的牧童呼啸而过。(如下图)
人说,你是一个让人沉溺的地方。
只是,也许,是灰的缘份太浅。
神情麻木。漫不经心。无动于衷。
12.jpg
发表于 2012-1-10 17:4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精彩文笔,精彩摄影。。。都有点不忍心插队了
发表于 2012-1-10 18:23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1 10:2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塔尔寺
2010.7月18日
一切都是缘分,只是错过与否罢了。
本以为可以缘逢一年一度,塔尔寺的晒大佛,所以,把行程调整延迟一天,谁不知,赶到塔尔寺,刚好,还真是刚刚好,众僧人正忙着在张罗着大佛,自下而上,我却还以为是晒佛刚刚开始,内心一阵欢雀,一涌而至,谁不知,再抬头,大佛收至完毕。
有些失望。是为了心底那一份热烈的期待。
直至只身孤影混迹在人海涌挤的寺庙内。
神色恍惚。
失神。
数阳光。
捕捉角落的风。
13.jpg
唐克县--黄河第一弯
2010.7月4日
阴天。
相片无光,有如女人无胸。
至信,不疑。
继而,飘雨......
点点滴滴,风,自腰骨而下,凉so so ,让人有种想退缩的想法。队友返至停车场。我,老鱼挺而直上。在山顶,缘遇三位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前辈,头发过白,花之际,态度端正而专注。有幸得以指导赐教,一切都显得那么难得。
坚持,人生需要坚持。
本应守住第一弯的日落,只是山头实在太凉,灰只身一件单薄的衣,在风中强劲颤抖多时,终是高原,终难以与大自然天敌。
在日落之前,赶往红原。
14.jpg
甘孜
2010.7月10日
康北的腹藏,离心呼吸的佛地。
金马草原,听藏族喇嘛讲那“神狐落”的传奇故事。
传说在西北坡有一块形如绵羊的白玉,阳光下闪闪发光。美丽惊诧。
县城有点脏乱,现在想来,一切似乎太过于匆匆。
我们8点进城,次日清晨离开。
以至于,我无法刻骨的铭想属于甘孜的所形所属。
留下一路的回忆,只是回忆里,记忆一片零乱,空白。
15.jpg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1 10:2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五明佛教学院
2010.7月9日
满心期待,虔祈而往。
宿于,扶贫所。虽则坚苦,却实心安。
倾听着似天籁的颂经声。
铿锵铮亮,荡声回扬、彼起此伏、远远近近........
结缘于惠尼师太赠信物一件,言谨:无论身在何处,人在物在。听言,珍藏于包里,回家,供存于柜。
夜半,与道道行至西南角,几万僧人的学院,在灯火里安然宿息,时渐入眠。
当晚,一切安静,这是旅途中睡的最香,最沉的一晚。
本计划留多两晚,后感悟,如此圣地,岂是两日,三日来谈....
第二天,临行,师太握着我的手,小心叮嘱,相互祝福。
下午5点,下山。离开。
师太,我还会再回来。
这是我对师太承诺的。
壮观,心所属,难以舍别。
再回来。
一定。
16.jpg
玉树州
2010.7月15日
这样的心情,复杂,纠心。有些无法窒息。
只不过,看看受伤的玉树,分担你生命里不能承受的疼痛。
灰,那样的坚持。
下午三点。,
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-结古镇。
玉树州府所在地。
一个言传曾很小资的城镇,浪漫的痕迹,仍然于明亮的光线里,时隐时现。
如一面破裂的镜子。
有些残痛。万分。
阳光很猛烈,尘土满天,让人无法睁开眼。

依然是在第二天早晨离开。
内心一片空白......
不愿回想,漠忘。
在离开的那一刹那。
17.jpg
石渠县--世界上最长的玛尼墙
18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澄海精彩在线 ( 粤ICP备09007064号 )  

GMT+8, 2017-10-24 17:38 , Processed in 0.312500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